书斋楼网游竞技魔铠时代第二百四十五章 下一站,和国

第二百四十五章 下一站,和国

deep="3">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书斋楼] http://www.woplus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魔铠时代第二百四十五章下一站,和国李福顺想不到,陆千帆居然会选择在挑战守关的时机出手,而非历练或是大会正赛的期间。而且陆千帆选择的目标并非哈恩的代表们,而是他这个随队的罪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福顺做好了迎战的准备。陆千帆却低头戴上手套,而后将双手抄在了胸前。看起来,他没有任何动手的打算。他问:“你们社团的活动经费中,除去个别财团资助、保护费、部门以及一些贪腐,还有大概五千万哈恩元的部分来源不明,可以为我解释一下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福顺冷哼:“我没兴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突然说:“きみは誰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福顺慢了一拍,立即回应:“りふす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说的什么玩意。”陆千帆是不知道李福顺说了什么,但可以肯定他说的是日语。换言之,这家伙果然和灰鸽子有关。确认李福顺的身份后,陆千帆眨眼来到李福顺身边,出手扼住了李福顺的咽喉:“你个哈国人,日本话说挺溜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,李福顺毫无还手之力。他虽然是哈恩地下社会的霸主,但是在陆千帆不讲道理的力量面前,他毫无还手之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福顺断气后,陆千帆从空间行囊中摸出几张A4纸,塞进了李福顺的怀里。随后,他一边清理痕迹,一边说:“对灰鸽子的人,没必要手下留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福顺貌似计划在白利明他们的大巴车上安装爆炸物,但是陆千帆在李福顺展开行动前就结果了他的性命,最终只缴获了一份土制炸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顾今生从暗处现身,问陆千帆:“不用审讯出他们的计划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把爆炸物交给顾今生:“处理了吧,没必要用这个给一般群众造成麻烦。”随后,他解释道:“李福顺不论打算对那些候补代表做什么,他死了,哈恩就没有任何人可以继续执行这些法外之事,除非哈恩政府不怕国际问责。” 一秒记住http://m.42zw.cc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认为,与其在针对与应对中互相博弈,不如提前解决对手的唯一执行人,而且要先下手为强——因为这些被遴选出的罪犯,十之八九可能与灰鸽子有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顾今生又问:“那灰鸽子的目的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反问:“你们审马鹤同,有突破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顾今生摇头:“没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说:“马鹤同是灰鸽子的高级研究员。你们想要撬开他的嘴,必须找到与他有关联的上下级。至于李福顺,他的经历比马鹤同单纯多了。他不会比马鹤同知道的多,也不会有助于撬开马鹤同的嘴,所以生擒他没有意义。而且,就是现在,都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们。即使我逮捕李福顺,在这异国他乡的地方,我把他关在哪里都有隐患。如果把他送回国内,一旦走漏风声就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巨大非议,也会让灰鸽子警觉。届时,我们要瓦解灰鸽子会更困难。既然如此,不如利用好这些特赦罪犯的命不是命这一点,断了他日后为祸的可能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死亡,即再无价值。不会有人为一个连死亡都没有可利用价值的罪犯去讨要公道。存在于法律之外,即不被法律保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顾今生说:“明白了,我会进行报告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李福顺还挺细心的,周围没有任何监控探头。”陆千帆说:“但我在这附近可能会被拍到,监控画面就麻烦你们代我处理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白了。”顾今生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回去时,白利明已经从刘开文的手中接过了象征挑战成功的徽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完成在哈恩的历练之后,陆千帆并未急于启程,而是在哈恩国多逗留了两日。毕竟,哈恩国作为旅游胜地和购物天堂,还是值得好好逛一逛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让队员们好好放松,沉淀这几日收获的同时,陆千帆还要想办法了解徐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国际历练队伍的成员是登记在魔铠时代大会组委会的,每月一次才能更迭一次,提前遣返队员是不容许补充新人的。这种前提下,如果不能及时调整徐玲的状态,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中,历练队伍将不得不面临缺少治疗师的不利局面。徐玲的魔铠“谕临”具备的万物水属性,令其拥有极强的自保能力和辅助能力。这么优秀的治疗师,国内怕是再难找到第二人,陆千帆身为教官,着实不想放弃这样一个人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徐玲的档案摆在陆千帆的桌子上。“哥哥徐霆、父亲徐正飞、母亲张丽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来回翻阅徐玲的档案数遍之后,终于找到了可能的原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禁不住想要骂人:“上一届的垃圾,竟然能把麻烦留到这一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徐玲的青梅竹马的大学学姐的母亲的闺蜜的女儿,就是上一届被那个穷凶极恶的犯人无情伤害的女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不是遵从六度分割理论:“你与一个陌生人之间的间隔最多不会超过五个中间人”,陆千帆绝无可能找到二者之间的关系。放下手中厚重的人事档案,陆千帆长吁一口气。他望着天花板,感叹道:“好家伙,这小姑娘不会是有被害妄想症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迟海洋,你能不能稳一点。弹刀多少次,次次让我救你!”隔壁传来黄轩铭的怒吼以及迟海洋的道歉。平日里总是阴沉不已的黄轩铭也只有在打游戏时,才会如此有底气吧。陆千帆想起,他们玩的好像确实是当时的神作,又好像有哪里不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罢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想起接下来一整年的时间,都要像现在这般费心费力,陆千帆就不由得头大。“这才第一站,脑袋就要秃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了解了徐玲的状况后,陆千帆也专门与她聊过几次,甚至将自己通过司山监狱遴选的过程,都告诉了她。白利明也透露身份,来为陆千帆担保。但也只是让徐玲恢复了正常,却依旧对陆千帆保有相当的戒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许,是坏人做多了,想树立一个正面形象有点困难了。”夜深时,陆千帆枕在萧苒苒的腿上,说道:“想让人相信我,就这么困难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萧苒苒一边摸着陆千帆的发丝,一边说:“女生大概要比男生更看重第一印象。第一眼觉得你不好,你就不是个好人。而且徐玲是被男朋友劈腿过,对于异性的信任程度更是要大打折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睁开眼,仰面看向萧苒苒——虽然只能看到一对木瓜——他说:“被男朋友劈腿?人事档案里可没写过这一条。你怎么知道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萧苒苒说:“徐玲的背包里有一张单人照片,背景是国内有名的情侣约会圣地,右下角还有拍摄时间。然后,我就根据时间和地点,在网上找到了其他人po出的照片,从里面找到了给他拍照的男人,然后就一路挖出了这个男的同时还有另一个女朋友的事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心中惊叹。女孩子在这种事情上还真是敏感如福尔摩斯。顾今生送来的国府调查都没有挖出这条信息,竟然被萧苒苒找到了,而且还是在陆千帆最为擅长的网络上,用搜索引擎这种大海捞针的方式硬找出来的。女孩子八卦起来,真是神魔都难拦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在想什么?”萧苒苒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说:“徐玲前男友还真是个渣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自己不也是?”萧苒苒忽然说:“我昏迷期间,你和小玖可是不亦乐乎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个……我这是……”陆千帆的额头上顿时冷汗直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萧苒苒莞尔一笑。她说:“我早就同意了小玖的加入,也知道她甘心为你出生入死。不论是谁遇到这种女孩子,心里都会为她留下个位置。现在,又怎么可能有意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这才吁出一口气。他连忙把话题拉回徐玲身上,说:“苒苒,要怎么才能建立徐玲对我的信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。在她看来,你说的什么话都不过是哄骗她的花言巧语。想要取得信任,自然是要通过你的行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问:“行动?我现在的行动有哪里不合适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萧苒苒说:“你怎么突然情商这么低?你需要的是一个能深入人心、动人心弦,能直接将人感化的机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说:“那我得想办法策划一次行动了,人手有点不够。你和我的关系太近,不能出场。白利明身份特殊,也不适合出场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萧苒苒看着开始掰手指的陆千帆,立即赏了他一个脑瓜崩:“这种事情如果露了马脚,被徐玲看出来,她只会更不相信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这上哪里等一个天赐良缘。”陆千帆感觉自己说错了话,急忙改口:“啊呸,天赐良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萧苒苒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你还想策划一个机会,找一段天赐良缘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手向上一伸,说:“我的天赐良缘就在眼前,还需要找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萧苒苒嘤咛一声,顺着陆千帆的双手向后倒去,仰躺在了床上。陆千帆翻身压在萧苒苒的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夜春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次日,一行人踏上了前往第二站的路途——和国。从哈恩国去和国,导师安排的交通方式是大型邮轮。因为海洋魔兽的存在,海上航线并不太平,隔三差五就会遇上海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站在甲板上,对跟来的乐柠月说:“讲真的,说好交通工具上安全,不设置历练。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为你在。”陆千帆说。他话音刚落,就听到身后有人喊道:“不好,那艘船起火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转过头去,一双眼睛几乎没了高光,宛如一条咸鱼。他说:“姐姐,究竟是你玄学太灵验,还是我这嘴开过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教官!我们得去帮忙。”白利明跑过来说:“那艘船是运送不稳定魔能炉的货轮,一旦船上的火焰烧到储能罐,引起爆炸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船上的人可都活不了了。而且附近海域也会受到不稳定魔能的影响,造成魔兽暴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说:“不行。你也知道,那艘船一旦爆炸,后果不堪设想。船上情况复杂,起火点都不知道在哪里,你有把握在火焰烧到储能罐之前,将人救出来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是,我们不是可以用冰和水属性魔能阻火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说:“这水里不知道藏了多少魔兽。贸然释放魔能,很可能会吸引大量海洋魔兽的袭击。大规模的冰属性和水属性魔能接触到不稳定魔能炉,也一样会引起爆炸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利明还想争辩,却被陆千帆无情打断。陆千帆说:“虽然很抱歉,但是这件事情,只能交给专业的救援队。你们的能力和经验都不够,出于你们的安全考虑,我不能允许你们参与救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利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只能和众人一起,守在甲板上静静观望海上救援队的直升机闯入货轮的熊熊火海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唯独徐玲还在坚持:“我要去救援。”这还是徐玲第一次主动与陆千帆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心中也想去救援,但说实话,这种不能随便动用魔能的情况下,他也没有把握。但是,陆千帆只能拒绝,甚至为了不让他们轻举妄动,陆千帆还特意守在了徐玲身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出于担心,陆千帆暗中调整手机,将信号接入救援队的无线电频道,听到了他们的内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货轮甲板和上层的船员都救出来了。货轮底层还有八名船工和两名队员被困,但是进入通道被火焰拦住。火焰已经波及到二号储能罐,我们不敢贸然进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里是徐霆,我们再进一次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好像在哪里听过徐霆这个名字。就在直升机悬停在货轮的上方时,一道烈焰冲天而起,将直升机直接吞没!即使相隔重洋,众人也能在甲板上感受到那惊人的热量与冲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哥!”下一刻,徐玲就召唤魔铠,化身万物水,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徐玲他哥!”陆千帆这才想起,徐玲的档案上写着,他哥哥就叫徐霆,而且是海上救援队的一员!海上救援队成员不多,负责的海域和地区基本固定,徐玲恐怕在看到海难时,就能猜到他哥要来参加救援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教官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陆千帆当即召唤出天狼,吼道:“苒苒、白楠,准备控水降温。王叶,准备用风接应我们。白利明,帮我远距离观望。其他人留在原地,别跟过来!”说完,他就乘风而动,追在徐玲身后朝着烈火熊熊的货轮而去。


第二百四十二章 挑战赛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